<del id="bl3rl"></del>

    <track id="bl3rl"><video id="bl3rl"></video></track>

    <listing id="bl3rl"><menuitem id="bl3rl"><thead id="bl3rl"></thead></menuitem></listing>

        <cite id="bl3rl"></cite>
          <em id="bl3rl"></em>

      <noframes id="bl3rl"><big id="bl3rl"></big>

      <thead id="bl3rl"><meter id="bl3rl"></meter></thead>

      <noframes id="bl3rl"><dfn id="bl3rl"><th id="bl3rl"></th></dfn><noframes id="bl3rl"><dfn id="bl3rl"><address id="bl3rl"></address></dfn>
      <menuitem id="bl3rl"><big id="bl3rl"></big></menuitem>
      新聞動態
      3.9億收入主播如何被追繳個稅 地稅局:用大數據
      近日,北京市朝陽區地稅局披露,某直播平臺2016年支付給直播人員收入3.9億元,因未按規定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今年最終補繳了稅款6000多萬元。該事件引發社會各界關注。去年以來,資本快速介入等諸多利好將直播市場推向風口,也讓國內各大直播平臺的主播迎來身價三級跳,動輒年收入幾十萬上百萬已不鮮見。

      如此高收入的主播“新貴”個稅都繳了嗎?那么,網紅主播沒繳個稅是如何被發現的?主播行業的收入情況和納稅現狀如何?北京青年報記者針對這些問題進行了調查。

      解密
      3.9億元收入主播漏稅被追繳
      說起此次3.9億元收入的網紅主播是如何被追繳6000多萬元個稅的,朝陽區地稅局數據管理科相關負責人解密,“是大數據?!?br>
      “新興業態絕非法外之地,我們在信息分析中尋求突破,促進對網紅經濟的稅收問題也能準確核查?!鄙鲜鱿嚓P負責人表示。朝陽區地稅局今年運用大數據實施“信息管稅”,重點針對新興的行業業態堵塞稅收漏洞。網紅經濟的涉稅風險點進入了朝陽區地稅局的視線。

      據介紹,此次調查中,稅務人員首先將目標鎖定幾家大型直播平臺,從幾大直播平臺的規模分析、繳納稅款分析,發現有網紅企業規模與納稅比重差別很大,其中一家直播平臺的納稅情況可能存在很大問題,于是確定以此為突破口測算直播平臺納稅易產生的漏洞。

      這家知名大型直播平臺有數百位明星入駐,活躍用戶達數百萬?!罢f實話,對于這些直播平臺的商業運營模式之前我們也不是很懂?!毕嚓P調查人員透露,為了找到突破口,工作人員在下企業調研核實之前,專門下載了該公司的應用程序,多用多看緊急惡補,盡快熟悉這家企業的運營特點。

      多番核查之后,調查人員摸清了這家公司的主播收益和提現方式。該公司主播獲得各種禮物的打賞,實際上收取了粉絲購買的虛擬貨幣X,再將其兌換成虛擬貨幣Y,就能通過支付寶提現,其在兌換過程中該公司按一定比例提成。

      朝陽區地稅局的工作人員發現,這家企業自成立以來確認的所有收入,均未包括支付給網絡主播的個人分成收入,也未給其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地稅部門強調,直播平臺制定了相關財務規則,主播也是依靠該平臺取得的收入,顯然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的義務應由該公司承擔。

      現象
      優秀直播平臺主播月入上萬
      來自某平臺的主播小美,每天晚上在該平臺上與粉絲聊天、唱歌,直播房間顯示其粉絲在線人數有數萬。在直播屏幕上,來自粉絲的禮物刷個不停,一會兒一輛虛擬跑車,一會兒一套海景別墅,而價值較小的豆子則有人不停在刷,呈現出“*83…*84…*85…”的效果來。小美在收到較昂貴的禮物時,會停下直播內容,對送禮的粉絲表示感謝;而在直播間隙,她也會撒嬌向粉絲要禮物,“你們想不想看我跳舞呀?想看的就刷輛跑車?!备鶕脚_規則,這一輛跑車幾乎相當于人民幣120元左右。這樣下來,她每月在直播平臺上的收入基本在2萬元左右。

      不過,粉絲打賞的禮物收入也不全部進入主播的賬戶,平臺會根據事先約定抽取一定的分成。比如來瘋平臺抽成為50%左右,YY平臺抽成為79%-90%,映客平臺抽成68%,花椒收取10%的提現收取費,斗魚的分成比例按照主播級別為50%到10%??傊?,各家的分成比例不盡相同。比如一輛120元的跑車禮物,在分成后屬于主播的部分可能只?!八膫€輪子”,大概50元左右可以進入主播自己的賬戶。

      不管是虛擬跑車還是一枚金幣,在直播平臺,這些粉絲打賞的禮物最終都會變為真金白銀進入主播口袋。在直播平臺上,主播可能一晚的收入就達上千,月入幾萬的主播并不少見。這些收入除了要給平臺按比例分成之外,其余的都可以隨時提現。不過,主播的繳稅情況卻成為了稅務部門的新難題。

      調查
      部分直播平臺代扣代繳
      北青報記者查詢到,目前部分直播平臺對旗下主播的納稅做出了規定,平臺代為扣繳。

      比如YY主播的傭金收入超過800元的部分就需要繳稅(城建稅、營業稅、增值稅等多項稅額),扣稅后的金額才是主播的實得金額。而斗魚平臺的公告顯示,魚丸(平臺的一種禮物)結算金額在稅前為全額發放,魚丸獎勵按照100KG=100元的比例全額發放,主播需承擔該部分稅費。根據魚丸獎勵性質劃分,魚丸獎勵應當依照稅法規定繳納個人偶然所得稅。該部分稅務屬于個人所得稅中的偶然所得,是指個人取得的所得是非經常性的,屬于各種機遇性所得,包括得獎、中獎、中彩以及其他偶然性質的所得(含獎金、實物和有價證券)。偶然所得適用20%的比例稅率,以每次收入額為應納稅所得額。偶然所得應納稅額的計算公式為:應納稅額=應納稅所得額×適用稅率=每次收入額×20%。映客平臺也表示,映客平臺一直嚴格遵守國家法律納稅,平臺都會對旗下主播的應納稅額代扣代繳。

      另一大型直播平臺負責人對北青報記者表示,旗下主播分為兩種,一種為以個人名義加入平臺的主播,他們的收入一旦超過標準,平臺就會直接代扣代繳,其余的會返給主播作為稅后收入;另一種為以公會性質加入的主播,平臺就會直接與公會簽訂合同,收入直接分成給公會,公會去履行繳稅的義務。公會相當于一個職業主播機構,旗下擁有多名主播,一般會在簽約直播平臺上擁有獨立的直播間,直播平臺還有針對公會的多種活動,從而為公會增加人氣。該平臺還表示,在為主播繳納完他們的應繳稅費之后,企業方面同時會將自己分成的收入上報給稅務部門,依法納稅。

      關注
      稅務部門或跨省協查“網紅”收入
      “這次檢查發現,同為大型直播平臺但是財務制度卻是大相徑庭,說明對這個新興行業的內外部管理都亟待加強,同時要解決直播衍生出的問題必須抓住平臺這個牛鼻子?!毕嚓P調查人員表示。

      第三方分析機構2016年發布的多份報告顯示,目前中國市場上共生長著200多家直播公司,各方資本紛紛涌入,直播App的市場如群雄逐鹿般風起云涌。其中,網絡直播的市場規模約為90億,網絡直播平臺用戶數量已經達到2億,大型直播平臺每日高峰時段同時在線人數接近400萬,同時進行直播的房間數量超過3000個。

      地稅部門分析認為,直播平臺已經進入了爆發式增長時期,但這個新興行業在稅收遵從度等方面確實還有待提高。隨著國家網信辦《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的實施,要求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應按照“后臺實名、前臺自愿”的原則,對互聯網直播用戶進行基于移動電話號碼等方式的真實身份信息認證,對互聯網直播發布者進行基于身份證件、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等的認證登記。

      “網紅經濟企業交易方式靈活多樣,交易范圍突破了地域限制,企業容易向有稅收優惠政策的地區轉移,因此納稅地點的確認相對有難度。對于一名網紅在多個平臺直播、多處取得收入的問題,稅務部門需要加大跨省協查的力度?!痹趯ι鲜鲋辈テ脚_數據進行核查、分析后,朝陽地稅相關調查人員同時表示,網紅名人的收入不止包括打賞收入,還包括廣告收入、線下商演收入等。要監控這些收入來源,確定網紅名人個人所得稅扣繳基數,稅務部門今后還需要加強對網紅名人所在經紀公司的監督與檢查。

      (本文來源:北青網-北京青年報)

      欧美三级不卡在线观看,欧美日韩免费一区高清,欧美日韩精品一区二区在线,日本一区卡高清更新二区,免费观看亚洲人成网站